Wednesday, November 13, 2013

蓝花糕

山里小镇早市,偶尔会买到这种娘惹(nyonya)蓝花糕点。一盒五片,马币3元。是拌了椰浆的糯米糕,口味像马来竹筒(糯米)饭,只是少了一般传统用柴炭烧烤竹筒饭的焦香味而已。

这看来很容易做,我上网络,又参考了一些食谱书,总结了后,得到以下这个“材料与做法”你可选择沾kaya吃,或不。
我觉得这还不够,又打电话托我那全能的母亲,帮我找着了蓝花( 马来语:Bunga Telang;学名:Clitoria ternatea;俗称:Butterfly Pea、Blue Pea)种子。

一种攀藤植物,开着可食用又可观赏的深靛(dian)蓝色花朵。用其花朵泡热水或烧煮一会,可取得天然蓝(色素)汁液。

种啊种,终于等到它开花了。

Wednesday, October 16, 2013

土楼形浮罗山背文物馆

昨天的剪报(星洲日报),是有关申请兴建一个以我国槟城浮罗山背(Balik Pulau, Penang, Malaysia)客家村为据点,含概各族文化气息(客家土楼建筑是其中一个主题)的绿色生态新旅游景点。

除了保有客家村概念,也配合了政府准备将浮罗山背发展成教育中心的努力,新景点也让槟城旅游业不易呈疲态。

..............久闻浮罗山背客家村,希望这它早日落实成功,我们到槟城也多个更深度的好去处。


Monday, September 23, 2013

黑金木

“黑金木”,是一种树木,本地马来语称之为“Penawar Hitam”。
出外走走,在一间庙宇外的摆摊上,看见有人摆卖草药干品、树根和颜色、木纹各异的木条。

其中一种颜色乌黑的木条,很引人注目。摊主说那叫“黑金木”,有识之士认为它可以治疗病痛和含有神奇力量。他说,民间相信一些树木,含有各个特异的“神奇力量”。

我不曾听闻这事,转头询问同行的友人,她才告诉我一些佛珠、佛像也是以“黑金木”制作的。除了这,她还告诉我,“黑金木”的神奇力量,就是它能散发“正能量”。有些人把“黑金木”浸水,那水会充满能量,喝了就能提供正能量给自身。

我拿起一根“黑金木”,感觉沉甸甸的,很硬实的一种木。
这些“黑金木”有长条的,也有短的,价钱不等,一小段的也需十多元马币。

以下是在摊上看到的资料,阐明各种树木的神奇力量。
在网络上查看,有人对树木的神奇力量褒扬有加,当然也有人抱持强烈质疑态度的。

我觉得这是个人喜好,好比玉石,有人喜欢它的圆润光泽,有人则相信它能安神辟邪。喜欢的、相信的,不妨购买收藏,当“心头好”。

其实,我们向来都在大自然界中汲取能量,……直接的或间接的

Saturday, September 21, 2013

薄荷

薄荷(Mint,学名:Mentha),总让我联想到印在口香糖包装纸上的两片“树叶”。

口香糖这舶来品,似乎是在70年代(1970's)才进口到我国马来西亚。那时候,电视常常播放一个口香糖的广告。我对它还留着很深的印象,因为我注意到广告中的那位女生,是用门牙顶着长片形的口香糖,以使它呈曲线形,然后再轻柔的把那片(扭曲的)“香片”推进口里。是不是很奇怪的吃法?我那时似懂非懂的,却对她这种“吃法”很有意见,可是大人解释说那是一种仪态
薄荷的功用普遍与“口气清新”画上等号。实际上属性清凉的它还有治感冒头痛等等的功效,我母亲也说它有祛风和清腹胀的功能。

薄荷的再生能力和生长扩张性都很强(野草很难在它的范围内生长),很适合种在户外的庭院和作园艺栽培。薄荷叶的香气予人一种清新、醒脑的感觉。我觉得它是其中一种兼具闻香、观赏和食用价值的香草植物。
可用薄荷烹调蛋汤、沙丁鱼、擂茶、泡茶、作冷饮、盘饰等。

我看了一本书,里头介绍说越南人有用鱼腥草+辣椒+酱青当作食物蘸料的习惯。我没有种鱼腥草,想了想就把新鲜薄荷叶切成幼丝,和着辣椒碎、蒜茸和酱青,当今天煮的罗宋汤中排骨的蘸料。味道匹配,你可以试试看。

Sunday, September 16, 2012

“Rabbit衣”与“Blue Mickey”

现在,我那将近六岁的小儿,开始会在洗澡前,快步的去拿自己的毛巾,然后再“很忙”、“很热心”的挑选洗澡后要穿的衣服。看他站在衣箱旁,两只小手左翻翻右挑挑的,很快的就有结果了!不用看,肯定又是“Rabbit衣”,或“Blue Mickey”了!

这是小儿非常钟意的两件家居服,我们还需特意为它们取“名字”以识别。曾试过不让他穿,反惹得他哭闹不已!我冷眼旁观,莫名其妙之余,脑里“自动”跳出金庸小说式的“字句”:“Rabbit衣”与“Blue Mickey”一出,谁与争锋!”

我一直以为小女孩才会有这样的“情意结”,因为很多年前,我曾“见识”过我那还是幼龄娃娃(大概四岁多一点吧)的侄女,也是这般的哭闹,甚至还坐在地上撒泼辣!

写到这,我不禁“努力”的回想我小时候的情形,但.....似乎都不曾有这种“尽情”表露自己意愿的“机会”。.......以前的小孩都比较木纳,对吗?:)

Monday, February 27, 2012

水耕“红田乌”

随手把折断的红田乌,插在盛水的花钵里。

竟然能生长呀!

.......长了根系,不过叶片的颜色则逐渐褪色。 根据第140期的《保健生活》,拿“红田乌”再加入蜜枣煲水,能通血管。我煲过,也尝过了。味道甜密,很好喝!有需要的,也请试试!

Saturday, February 25, 2012

Pandan叶藏蛇

年尾雨季结束了,有关商家聘的工人又继续在我家对面的那长了不少杂草和矮树的空地,作清理工作。他们把被雨水冲塌的泥地,重新挖掘铺陈,还筑石墙以防再坍塌。工作大概持续了两、三个星期吧!

一番清理,倒有焕然一新的感觉。........却没想到这会引得本处在那儿的蛇群四窜!

有天突发要煲糖水喝,急步到门前小方块地,欲采摘几片Pandan叶(香兰叶)以增加糖水的香味。刚要伸手抓叶片,就看到这磷光凛凛的蛇躯(下图1)。Wow, wow, wow, 一时吓得手软脚软,但还记得不动声色的把手缩回来,然后再打电求救兵。

我们拿了长竹竿(老人言:打蛇要用竹竿,因为竹竿身滑,蛇不能缠绕和沿着竹竿而上,以攻击打蛇人),向这藏在pandan叶丛的青竹蛇猛挥。一阵猛打,当然是“蛇尸横陈”了。即把它撩起,丢进大水沟里。

同一天傍晚,隔邻家的人欲开停在屋外的车出外,惊见前轮缠着一条灰黑色的大蛇。最后大蛇在车子来回的辗压下“血溅”马路。好一场“人蛇大战”!
小时候,老家的右侧、红毛丹树下就长了一大丛的Pandan叶。Pandan叶丛旁是水表和有个水喉头,供我们浇花、浇水。有时,玩得一身尘土的我们,在进屋前,也会在这儿洗手洗脚。足够的水源和阴凉的环境,Pandan叶长得很茂盛,一大丛的,叶片大且青绿。

有一种客语叫“豹虎”的小昆蟲,很喜欢在Pandan叶里做窝。两只“豹虎”遇着了,会相斗。那时候的男孩,爱把它们捉来,然后各自装养在空火柴盒里,当宠物。

我不玩这玩意儿,但我会帮我的兄弟捉。空闲时,我会蹲在Pandan叶丛旁,用手拨开叶子,翻找。母亲每次见了,都会告诫我Pandan叶常藏有蛇,然后连声叫我走开。我总把她的话当耳边风!

...........现在远嫁这山里小镇,竟让我遇着了这回事,倒应验了我母亲的话

好了,说完蛇的故事。

今天特煲了一小锅的红豆糖水,放有橙皮,当然还有另外从小园子采回来的几片pandan叶。少了打蛇的“插曲”,一切“无惊无险”的,........可以慢慢享用了。:)

Friday, February 24, 2012

与四脚蛇赛跑

有部外语影片叫“与狼共舞”,而我则是“与四脚蛇赛跑”。当然了,这是发生在小时候的事情。

那时,父亲把老家后面那长和带点倾斜的地段,辟为果园。孩童和少年时期的我,遇着兄弟姐妹各忙各的、没玩伴的时候,常常单独一个人,到这“山顶”去“玩”。那儿有个大概5尺x7尺的水塘,养有鱼只和乌龟,上面还密密的漂浮着绿色浮萍,有一间小小但高高、三面都有推窗的高脚木屋,还有四周供我左翻右找自乐的大地。我常常在这高脚木屋旁找乐子。每次,当我一出家门到“山顶”时,自家大大小小的狗只,总是围绕跟着。“我们”浩浩荡荡的走着,“架势”蛮“壮观”的。:)

老家和果园的四周,都围了涂上白漆的木板篱笆,以便与右边的橡胶园及左和后边长着高高茅草的“地方”隔离。当不期然停止活动,不动的时候,听不见什么人声,只有偶尔突发的虫鸣鸟叫声,感觉寂静极了!可是我并不感觉害怕,因为有狗只为我看顾四周。

有次,我正万般无聊的静坐在干燥、松软的泥地上,眺望远处。四周的狗只却突然互相停止耍戏、追逐,静止不动的望着同一个点,似乎有危险或与什么对峙(zhi)着的样子,令我不禁警觉起来!......忽然,不远处的龙眼树下的枯叶发出急促的沙沙声,我吓了一跳,还不知如何反应,旁边的狗群们已“一个箭步”的从我身旁纵跃而过,狂吠着追赶着这“东西”。

当时的情况,真的令我“神经反射”似的跳起来、只知急急跟着狗群奔跑(还好这“东西”是向着老家的方向而逃)!

从榴莲树林至山竹树林前,一路跟在狗群后奔跑的我,才看清楚原来它们正追赶着一条四脚蛇。想到四脚蛇肉煮加厘(Curry)的美味,我不禁发一声喊,连连呼喝狗群追!你知道,四脚蛇没毒牙,又不具攻击性,所以我也放胆的跑在前头、与几只跑得较快的狗只“并驾齐驱”,希望能一同“拘拿下”这猎物。

不过,那“四脚蛇兄”是聪明的,它知道跑不过我们,在临出山竹树林前,就迅速的爬上一棵山竹树逃逸无踪了!

狗儿们失望极了,表情怏怏然的。可是我不觉得这样,我为刚才那场畅快的奔跑而快乐!

我慢慢的走回家,遇见母亲。她说她刚才听见狗儿吵杂的声音,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我回答:“没什么,狗追四脚蛇;我和四脚蛇赛跑!”

我母亲瞪着我,不知我所云!:)

这是我童年的一桩轶事。:)

Thursday, February 23, 2012

“乌龙翻译”道安册

(2012年2月18日星洲日报的剪报) 这是我国吉打州道路安全局、吉打州交通事务委员会,所印制的道路安全小册子。报章刊登了其中乌龙百出的中文翻译。.......当然,时至今日,有关当局已为此向公众道歉、回收500份传单、将寻找专才翻译等等。

哈哈!想起那天早上,翻开报纸,突然一句“骑马的时候请安全”、“不要剪线”映入眼帘,突厄极了!再读下去,什么“穿光明的衣服和让你的摩托车光明”、“当我们摩托车的时候,穿光明的衣服”,即刻笑得前俯后仰,不能罢休!

上载了这些被报章评为“笑话连篇”的翻译,希望你们读了开心又感觉“光明”。还有,记得了,驾车时,别忘了绑“安的全带”。:D (1)
(2)
(3)
(4)
(5)

Saturday, February 18, 2012

成熟红莓/覆盆子




早前在外走步时,把见着长在郊外、野生的红莓(覆盆子/Rapsberry)苗,小心的连泥拔起带回来。

隔天,再移植到小园子里。植株长得很好,也结了好几次的果子。开始,以为殷红的覆盆子就能采摘了。听人劝告后,才知要等果色转为紫黑色,才是成熟时。带有少许甜味和富汁液的覆盆子,其实蛮好吃的!:)

(1)
(2)
(3)

Friday, October 14, 2011

早晚一杯温开水

早上,起来,一杯微热的白开水,已放在桌子的左边。我一饮而尽,开始一天的生活。

晚上,当我坐着专注的对着电脑忙上网时,身边伸来一只手,徐徐的把一杯温开水放在我左手边。........我微抬头,回望这人,嚅嚅说声:“谢谢。”

....... 没什么,只因这人是我先生。

得来不易,珍惜!

Wednesday, September 28, 2011

民间治疗咳嗽偏方


天气不时转变,咳嗽也反反复复的不能完全痊愈。夜咳,更是令人难于安寝。

今早,我推开储藏室的门,在旧报纸堆中翻找《星洲日报》副刊之前(09/09/2011)曾刊登的“民间治疗咳嗽偏方”。

我选了以下5则看来“比较容易实践”的偏方,作为参考。 (1/5)
(2/5)
(3/5)
(4/5)

(5/5)

如你有什么“妙方”,也请不吝留言。

Monday, September 26, 2011

“生鸡”

五年前,我搬来现住的新家。 环境很清幽,每早还有鸡啼声。

我很好奇这发自后院邻居家的鸡啼声。猜想怎么现在还有人在住宅区饲养鸡只,且是每每在清晨发出扰人清梦的鸡啼声的公鸡!后来,又常常见这邻居每早为这只公鸡冲洗鸡笼下的鸡粪,还有在傍晚时分又在公鸡的脚绑上长长的绳子,让它与家里的几个小孩悠闲的在后巷“散步”。我以为这公鸡是他们的“宠物”!

有次,母亲到我家小住,与这后院邻居攀谈起来,才知道这公鸡是邻居在新居入伙时一同带“进门”的“生鸡”(俗称)。


原来,在华人旧俗中,新居入伙时,主人家须买只公鸡,由家中最年长者手抱这公鸡,跨过火炭红烧着的新炭炉(后辈依序在后跟进)进入新家,然后长驱直入到后门,再把手中的公鸡养置在那儿。这公鸡就是所谓的“生鸡”了!


据旧俗,“生鸡”只能养置在后门或后院,更加不能杀了作桌上佳肴!(我追问母亲为什么不能,她也解释不出来,直说这是旧俗)


果,这“生鸡”,当然没有被杀掉!它是病死的,算是“寿终正寝”了。

Wednesday, September 21, 2011

《悦有趣》

接连几晚在睡前把这本林悦的书《悦有趣》,读完。

非常“有趣”的一本书。

读到林悦描述她祖母用客家话什么“泼太冷你,中你边光,哥莫切代..... ”骂她们俩孙女,简直是“神来之笔”,让我这个道道地地的客家人忍俊不住、狂笑不已!

......不过,坐在身边看报纸的先生,却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毫无被我的“狂态”“惊动”到。看来他已对我这种看书看到“发狂”的“态度”已见惯不怪了!:)

注:可在大众书局买到,RM25/本。

Thursday, July 28, 2011

榴莲嘉年华2011

哎哟!这个榴莲嘉年华(Pesta Durian)到底在那里?

根据报纸早前的报道,是在霹雳州的“江沙武吉干当隆嘉化广场”举行(周末共两天)。我不曾参与过这种“盛会”,又想想有报纸的报道,应该很容易找到这地点。所以,兴致勃勃的想去看看。可是,我们当天在Kuala Kangsar 和 Bukit Gantang休息站兜兜转转都找不到这地点。后来,经油站职员和路边摆摊小贩的指点,才知须从大道拐入Cgkt. Jering出口,再沿着“Homestay Bukit Gantang”的路牌指示方向行驶。不仅如此,我们发现所谓的“隆嘉化广场”,并不是报纸所报道的“Dataran Long Jaafar”,而是“Mukim Long Jaafar”。........经过这繁杂的寻找,我们错失了第一天的开幕式。第二天,我们再尝试查找,终于到达目的地,不过已是下午三点多了,只见现场的人们正忙着清理场地!

Pesta Durian Bukit Gantang 一直以来都在南北大道的Bukit Gantang休息站举行,但今年却改在“江沙武吉干当隆嘉化广场”。如没当地人的指引,真的很难找到这地点。想起当天我们有如“盲头苍蝇”般到处寻找这个地点,感觉还真有点“热气”!

Thursday, May 12, 2011

不再暗中抄牌

这是《星洲日报》上个月(2011 年4 月24日)的头版新闻。

我国副总警长说,警方早已不暗中抄牌,而改用高科技来“捉”及发出传票(saman)给那些触犯交通规则的驾驶人士。换言之,警方已经发出暗中抄牌的指示。


……姑且不论那是何种“高科技”,我只想请问尊敬的副总警长,之前无辜收到的“暗中抄牌”、“无中生有”的罚单或传票,是否可被取消?

Tuesday, November 2, 2010

路边臭豆树

可看得出这是什么树?.....对,是“臭豆树”!Tapah-Cameron那弯弯曲曲的上坡路旁,就长了稀稀落落的臭豆树。

今年七月,刚好遇着它们“结果”的季节。树上一串串的臭豆,随风飘扬。

臭豆可生吃或煮炒后才吃。但吃后,口腔准会留有气味。而且,如厕后的“空气”,更是令后来者“窒息”!爱吃的,会甘之如饴;不爱吃的,对它退避三舍!这就是所谓的“臭豆”,哈哈!........其实,看到臭豆树,就让我联想到小时候的一位同学的父亲,因采摘臭豆,从树上掉下来跌断腿的往事。母亲早逝的孩子,在那时候的确过了段困苦的日子。雨过天晴,欣慰知悉现在的他和兄姐弟都学有所成!

Tuesday, September 21, 2010

烧不烂的灯笼

中秋节要到了,突然兴起要做个铁灯笼给小儿。
没有铁剪,只好用罐头刀,把铁罐“开”成一行行。
想是久没做这事,弄得满头大汗!
把铁罐压一压,成瓮形。
糊上颜色纸,
两头绑根铁线,好圈住提灯笼的短竹竿,
再点上蜡烛,成了!
黑暗中,看着从灯笼透出的眩光,脑海里就涌现儿时提灯笼的口令:
“八月十五吊灯笼,灯笼滴滴转,吓得和尚跌一跤!”

Monday, September 20, 2010

2010香港游

九月初,游香港。

此时香港还没入秋,依然是多雨的夏季。

热气腾腾的,令人汗流浃背,一如处在我们的大马!

还好雨后气候稍微凉快一点,我想大概只有摄氏27度吧。

出外走动,未雨绸缪,戴帽携伞,是必然之事。
这次游香港,全凭一本香港旅游指南书。

最新的资料,“老实”的带我们走透透(其实只去了一些比较“著名”的旅游区啦)!

自助旅游,虽然全程无人“服侍”,双脚也走得摩出水泡,但沿途所见,增广见闻之余,自有其乐趣!:)

Friday, August 6, 2010

部落格作弄人可被控

摘自今日《星洲日报》地方版(“大霹雳”),供大家参考。

Thursday, August 5, 2010

川行金马仑的巴士


几十年来,只有两家巴士公司(Regal 和 Kurnia Bistari)的巴士,川行于我国金马仑高原(Cameron Highlands)本土、吉隆坡和槟城。
曾几何时,旅游业的蓬勃发展及多条新大道的开发,带动了川行金马仑高原的长途巴士行业。
近年,多家巴士公司纷纷开辟金马仑高原新路线,以满足游子和游客的需求。其中,就计有:Konsortium Bas Ekspres、Utiliti、Golden Express、United Travel 等等。
长途巴士票价也从马币十多元起跳至现在的三十多元(马币)。

这些长途巴士都具有冷气设备及舒服的座位。

Wednesday, August 4, 2010

搭巴士功夫

想不到现在的学生,还需要这样的挤巴士!

看到这图片(摘自今日《星洲日报》地方版),就想起我学生时代搭公共巴士的往事。老家小镇到校的车程,大概20分钟。

我喜欢早起,以搭前一趟的巴士(因为较少搭客、比较有位子坐)。偶尔迟了,只好和其他学生及搭客互相推挤的拥上巴士。车上位子坐满了,走道上站满人贴人,连门口梯级也挤站着搭客和学生(巴士门是没关的)。

这20分钟车程,说它有如坐云霄车也不为过!

...... 一路上,不论是上山、下山、左拐、右弯、大转弯,都在司机先生或紧急煞车或猛踏油门猛驶中“度过”。只见巴士上众生,不论站或坐的,身子和头部都随着巴士的速度,而前后点顿、或向左或向右“倾斜”!可怜站着的搭客和学生,不但要力沉下腰“扎马步”,还要紧抓巴士上的铁横条、把手、座背,甚至窗框,以稳定、平衡身子!

对了!差点儿忘了!以前的巴士是没有冷气的,所有窗口都是打开的,以让空气“流通”。..... “四面八方”猛吹来的风,让头发无所适从,被吹得像堆乱草!...... 当大家到站下车时,第一件事就是举起“自备”的“大梳子”(手指),忙乱的快快把头发拨好!:)

....... 搭巴士一族,你是否有段这样的体验?

好了,今日带大家游了一趟“车河”,希望你们阅读愉快!:)

Tuesday, August 3, 2010

被电掣

我的二弟从事有关石膏装修工作。

石膏不是导电的物体,本与“被电掣”是牛头不对马嘴的两码事。很多人甚至以为把做好的石膏板或装饰,“黏附”在天花板或有关建筑面上就大功告成了。

事实上不然。

在一些大型的石膏装饰工作中,石膏工人须在屋顶与天花板之间活动,并细心的在隐蔽处钻洞、倒吊、钩紧那些石膏成品。

屋顶与天花板之间,是我想象不到的地方。二弟笑着告诉我,那里除了屋梁、建筑铁枝,也是电线“到处横流”的地方。

有一次,他刚好抓了一支被漏电电线“搭”着的铁枝上,而被电掣着了!他说,被电掣得痛极了,忍不住嘶喊起来,然后用好大好大的力气,才把抓着漏电铁枝的手“拔”下来!

我睁着双眼看着他,..... 不是不相信他的话,而是觉得他很“好彩”(幸运)!

~

二弟的石膏手艺很好。找活之余,我和家人更希望他工作顺利!

Sunday, August 1, 2010

Aster小野花

出外午膳,看到这长在草丛间的紫与白色Aster小野花。
非常小的花朵。我想,花朵的直径大概只有1cm。